<th id="lj5nv"></th>
<span id="lj5nv"><video id="lj5nv"></video></span>
<th id="lj5nv"><noframes id="lj5nv">
<span id="lj5nv"><video id="lj5nv"></video></span>
<th id="lj5nv"></th>
<th id="lj5nv"></th>
日本快遞的“三國殺”:三家占據日本94.8%國內快遞市場
05-15
542
0
掌鏈 Sweeney

日本快遞企業鮮有在中國引人注目的時候,但在4月24日,日本郵便公司在官網發布消息稱,受新冠疫情影響,決定從4月22日起,暫停發往中國(港澳臺地區除外)的EMS服務、航空及海運包裹服務,一度沖上微博熱搜,讓淡出人們視野的日本快遞再次出現在我們眼前。

而日本郵政長期以來都是全球500強企業排名最高的郵政快遞企業,2010年位居全球500強第6位,但到2020年跌至60位,到2021年也僅為58位,即便如此日本仍是全球郵政快遞企業規模最大的。但長期以來中國人談快遞,言必談美國UPS、FedEx、德國郵政,卻鮮有了解日本郵政。

日本快遞怎么了?掌鏈網·第一物流網本期將聚焦國內沉寂,日本鼎立的日本快遞龍頭企業。

11.jpg

一、日本快遞三寡頭壟斷格局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日本快遞快速發展的一段時期,形成了較為成熟的快遞體系。接下來的十幾年間,日本相繼經歷了股市下跌、日元貶值、國債減少,泡沫經濟破裂,加之2008年次貸危機影響,日本快遞行業進行了重新洗牌,快遞企業從150家,銳減至20家,并形成了今天寡頭壟斷的市場格局。

雅瑪多(旗下快遞品牌“黑貓宅急便”)、佐川急便、日本郵便(旗下快遞品牌鵜鶘便)三家占據日本國內94.8%(2021年數據)的快遞市場。其中雅瑪多仍以43.8%的市場份額高居第一。

2020年日本快遞市場格局

12.png

(圖源日本國土交通?。?/p>

根據日本國土交通省2021年8月數據顯示,2020年快遞業務量(從2020年4月到次年3月)為48.6347億件,較2019年增加了51298萬件,增長率為11.9%。2021年國土交通省數據尚未更新,但據三家龍頭財報顯示,2021年業務增速預計會小于2020年,增長率約為4.1%。

日本快遞三巨頭(2011年-2020年)業務量變化

13.png

(圖源:日本國土交通?。?/p>

三家快遞巨頭在快遞業務量方面整體保持增長趨勢。根據雅瑪多、佐川急便以及日本郵便財報統計顯示,2019年、2020年、2021年三家合計業務量分別為39.96億件、44.13億件以及45.94億件,占據日本快遞市場的主導地位。但從業務規??傮w增幅可見,已經從2020年的10.4%的增幅降為2021年的4.1%。  

日本快遞三巨頭業務總規模(2019-2021)增勢圖

14.png

(圖源:日本國土交通?。?/p>

然而,分開來看,三家表現卻不盡相同。2021年雅瑪多快遞量約為22.38億個,較2020年增長2.29億個,大幅領先其余兩家。佐川急便發揮較為穩定,2021年快遞量為13.58億個,較2020年增長0.044億個。而日本郵便的業務量迎來負增長,2021年快遞量為9.99億個,較2020年減少9000萬個。

15.png

(2019-2022年度三家快遞業務量,圖源于三家官網)

資本增長表現方面,雅瑪多2021財年收入為16958.67億日元(約合890億元人民幣),較上一財年增加657.20億日元,普通利潤 940.19億日元,同比增長131.4%,凈利潤為567億日元(約和30億元),較同期增長154.0%。

作為日本最大的快遞企業和昔日亞洲最大快遞企業,雅瑪多營收業績已被中國最大快遞企業順豐甩開:2021年順豐實現營收2072億元,同比增加34.5%。但順豐2021年凈利潤僅42.69億元,同比下降41.7%(順豐凈利潤受場地設備投入及人員成本上升)。

佐川急便2021年營業收入15883億日元(約合834億元人民幣),較同期增長121.1%,普通利潤為1062億日元,較去年增加154.6%,凈利潤為1067億日元,較同期增長154.0%,單支股票增值為50日元。

日本郵政雖然是世界500強中排名最考前的,但在快遞物流業務只是其業務群中一部分。2021年日本郵便事務收入20412億日元(約1072億元人民幣),較同期減少1.3%,毛利潤繼2020年后再度下滑,為1022億日元。

16.png

(日本郵便2021財年營業情況 圖源日本郵便官網)

二、三大快遞巨頭網絡布局

(一)雅瑪多“次日達”網絡

雅瑪多能夠擁有日本最多客戶資源的重要原因就是“次日達服務”,為構建次日達網絡雅瑪多前后共花費30余年的時間。

首先在運輸布局上, 在日本共設立了12個區域總部,89個總部分支機構,以及4個大型的綜合物流中心,6468個配送網點及426個問題解決機構,共有18萬余名員工,基本覆蓋日本所有地區及附屬島嶼。

在運營方式方面,采用“直營網絡+便利店合作”的方式,整合便利店資源,加強快遞網絡終端布局,這適應了日本國土不大,人口眾多,但需求高頻的快遞物流需求——這也是順豐、京東等中國企業效仿的快遞服務模式。

作為冷鏈配送標準PAS1018牽頭制定者,雅瑪多的冷鏈配送處于世界領先水準。雅瑪多會根據不同的冷藏需求提供不同冷藏配送鏈,并可以根據客戶要求,進行定時定點配送,大部分地區可以實現次日達,最晚三天內送達;同時提供代收貨款的服務,在家庭和企業內備受好評,占據日本小批量冷庫配送的74.5%的市場份額。

17.png

(雅瑪多logo)

(二)佐川急便“飛腳”服務

日本第二大的快遞企業佐川急便,也被日本市民熟稱為“飛腳”。在日本境內共有18家分公司,400余家營業所,以及58527名員工和26673輛貨車,在規模上遠小于其余兩家。但2021財年,佐川急便年收入卻達到了15883億日元。為實現最小的規模服務日本第二多的客戶資源,佐川急便加大轉運基地規模,擴大基地覆蓋面,降低運輸中轉次數,這樣的布局也給佐川急便帶來了較好的投資回報率。

此外,佐川急便發展模式類似京東物流,布局上游直達下游的供應鏈網絡。2021年3月與“亞洲一號”的相類似的綜合物流中心 “X Frontier”投入運營,X Frontier可以實現自動揀選、自動存儲,自動出庫的一系列工作。據佐川急便介紹,“X Frontier”目前有最新的5種自動分揀機,每小時分揀能力大概在100000個包裹?!癤 Frontier”還可以實現立體存儲,將商家商品提前存儲至中心,并由中心根據需求出倉,避免供應鏈上游企業重復運輸。

18.jpg

(X Frontier內部圖 圖源佐川急便官網)

(三)日本郵便與樂天商城

雖然日本郵便在2021年業務量上有小幅度下滑,但仍占有日本快遞市場的22.8%的份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快遞巨頭。日本郵便快遞屬于日本國營單位,是一家利用郵局構造快遞服務網絡的公司。截止目前日本境內約有23812個營業部,其中包括62個大型樞紐和6個國際物流中心,并配有120000輛貨車。

19.png

(日本郵便國內郵局網點,圖源日本郵便官網)

作為服務型公司,日本郵便承擔著日本境內90%的信件以及刊物的運輸工作,2021年運輸約210.94億封信件,1005萬個明信片和6.2億件刊物。在快遞方面,日本郵便與日本電商平臺樂天商城結盟,負責樂天商城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工作,致力于與電商企業產生化學反應,促進企業數字化轉型。

三、多元化發展的快遞龍頭

雅瑪多業務范圍與我國順豐集團極為相似,除了基礎的快遞業務,還涉足于金融、電子商務等方面;在家電配送方面的業務,佐川急便送貨上門與安裝贏得市民好感;而日本郵政作為國家服務型企業,開展金融、保險、房地產等業務。

(一)雅瑪多加強多方位業務布局

雅瑪多開展B2B業務,為企業提供優秀的供應鏈解決方案,2021年這個板塊的業務收入為1466.09億日元,占總營收的8.6%;在電子商務方面,開發信息功能、物流功能與支付功能相結合的信息系統,不僅能解決支付需求,還能為客戶提供問題解決方案,2021年營收為116.69億元;與此同時,為客戶提供具有金融服務功能的“Kuroneko Web Collect”、“Kuroneko Postpaid Service”和電子貨幣支付系統,營業收入為 62.76 億日元;雅瑪多還針對自身汽車的維修和日常保養開發了汽車服務業務。

20.png

(雅瑪多業務成長圖,圖源雅瑪多官網)

(二)佐川急便開展城市物流

佐川急便所在的SG控股,為企業提供增值運輸,可以提供大包機及小包機服務,滿足企業大件和特殊貨物的運輸需求。 此外,佐川急便兼顧城市物流運輸,為企業、教育機構的辦公室提供搬遷服務,負責辦公室用品的拆解、運輸及組裝相結合的“交付+α”,并負責百貨商品和大型零售店的送貨代理,其中家電、家具部分的運輸服務與我國的“日日順”有幾分相似,不僅送貨上門,同時還負責家電、家具的組裝及調試工作。

(三)日本郵便:啟動聯合干線運輸

日本郵政與我國中國郵政業務十分相似。中國郵政覆蓋業務可分為三大塊,分別是郵務類、速遞物流類以及郵政金融類,而日本郵政的業務在中國郵政的基礎上又多了一個保險業務和不動產業務。此外,日本郵政快遞業務日本郵便與佐川急便展開合作,啟動干線聯運,降低運輸過程成本;以及終端共享,佐川急便的用戶可以在附近日本郵便局內領取佐川特快的包裹,共同探索開放市場的物流解決方案。

四、日本快遞的國際布局

1. 雅瑪多構建五極網絡

雅瑪多于2013年啟動了“價值網絡”概念,創造以冷鏈為核心的全球五極體系(其中五極指的是日本、東亞、東南亞、歐洲、美洲),進一步拓寬全球市場。截止到2022年已經在亞洲成立100多個銷售辦事處,在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可以實現門對門運輸。

11-11.png

(雅瑪多在全球布局圖,圖源雅瑪多官網)

瑪雅多集團的“價值網絡”主要是依托沖繩國際物流樞紐中心作為日本本土面向國際的重要通道。在日本本土外,瑪雅多集團收購OLT集團,構建中國與東盟地區的陸路通道,實現日本境外的跨境網絡。

2017年與我國電商巨頭京東結盟。雅瑪多將推動從日本、歐洲、美國和東南亞等商品向中國進口,利用京東電商平臺進行銷售。尤其是日本商品,在日的運輸,京東將首先選取雅瑪多網絡完成。

最后一公里方面,雅瑪多的宅急便網絡和京東的快遞網絡(包括日本境內)將互惠互通,在兩國實現門對門的物流服務,為兩國最后一公里做出貢獻。

12-12.jpg

(雅瑪多與京東簽署協議 圖源雅瑪多官網)

此外,雅瑪多將在冷鏈運輸方面與京東展開合作。旨在使京東在我國開展的小批量冷藏配送服務與國際接軌,利用雅瑪多的經驗,助力京東開展優質的冷藏配送服務,讓京東順利獲得PAS1018認證。

2.佐川急便 一站式服務降低國際快遞成本

日本勞動力昂貴,大部分制造企業轉移至海外,隨之而來的問題就是國際物流時效性差,運輸成本高等問題。為解決這兩個問題,佐川急便“GOAL”(Go to advance logistics)先進物流創新團隊給出全新的國際運輸系統。佐川急便將海外產品轉運至日本國內,并存放至佐川相應倉庫,當供應鏈下游有需求時,隨即出倉進行終端配送作業。這個新型國際物流系統,簡化貨物由制造企業到中轉商再到終端客戶的冗余過程。

13-13.png

(佐川急便國際物流事務圖 圖源佐川急便官網)

此外,2022年2月起佐川急便的國際物流業務與日本郵便展開深層次合作,佐川急便接到的國際快件會交由日本郵便處理,日本郵便與佐川急便采用聯合干線運輸,提高運輸效率。

3.日本郵便邁開收購步伐,構建全球化快遞網絡

日本郵便的國際業務主要是面向亞洲為中心的物流市場。為實現國際物流網絡化布局,日本郵便于2008年成立Japan Post Sankyu Global Logistics,進行海陸空全方面布局,在2014年投資Lenton Group Limited 獲取國泰航空資源。在2015年收購了澳大利亞TOLL作為全資子公司進行轉運、3PL、快遞業務。

截止目前日本郵便在全球50個國家共設立1200余個事業部。在克服了新冠疫情帶來的國際快遞量下降的頹勢后,2021年日本郵便國際物流業務較去年同期增長15.64億元,增幅達到15.9%,營業利潤較上一財年增加了3億美元。

14-14.png

(日本郵便國際物流業務營業情況圖 圖源日本郵便國際物流官網)

五、日本快遞企業的挑戰與問題

與我國快遞業面臨的情況大抵相同,主要是兩方面。一方面是貨運司機的老齡化,導致的運力不足;另一方面是油價上漲,進行的服務模式調整。

1.司機工作強度大,老齡化嚴重。據日本厚生勞動省調查顯示,2018財年重型卡車司機的年工作時間為2,580小時,比所有行業的平均2,124小時高出20%。另一方面,司機平均年收入為457萬日元,比所有行業平均工資497萬日元低近10%。

司機工作時長遠超其他行業,收入方面卻不盡人意,所以僅有10%低于29歲的年輕勞動者選擇道路運輸工作,而2018年日本貨運司機的平均年齡已經達到48.7歲,如果工作環境待遇還得不到改善,隨著司機年齡的增加最終會導致“行李提不起來”的悲慘境地。

2.油價飛漲、再投遞成本增加。世界局勢紛亂復雜,日本油價也不斷上漲。結合日本雙收入家庭數量不斷增加,日本的再投遞比率不斷攀升。

根據國土交通省發布的消息,令和2年僅4月一個月,再投遞數量達到13.2萬件(占總數的8.2%),無疑增加了快遞企業的無效運輸,造成快遞運輸燃油成本上升。為增加一次投遞的成功率,降低企業成本壓力,日本國土交通省鼓勵各快遞企業投放快遞柜,增加快遞投遞成功率。

(作者:Sweeney)

 底圖.jpg


點贊
收藏
漂亮人妻和夫上司出轨
<th id="lj5nv"></th>
<span id="lj5nv"><video id="lj5nv"></video></span>
<th id="lj5nv"><noframes id="lj5nv">
<span id="lj5nv"><video id="lj5nv"></video></span>
<th id="lj5nv"></th>
<th id="lj5nv"></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