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lj5nv"></th>
<span id="lj5nv"><video id="lj5nv"></video></span>
<th id="lj5nv"><noframes id="lj5nv">
<span id="lj5nv"><video id="lj5nv"></video></span>
<th id="lj5nv"></th>
<th id="lj5nv"></th>
被忽視的亞洲電商巨頭,物流服務91.2%的國民| 日韓物流觀
05-21
526
0
掌鏈 Sweeney

一年前的五月,日本最大電商平臺樂天株式會社(Rakuten)做出一個重要舉措。

樂天旗下物流公司樂天超級物流(Rakuten Super Logistics,簡稱RSL)宣布在美國擴大面向中小電商賣家的快遞服務Xparcel Expedited,該服務以更低的價格提供2-5日送達的快遞服務。

在疫情之下,樂天協自家物流反攻美國市場,這是要闖進全球最大電商平臺亞馬遜,不過到2021年底亞馬遜宣布已超越FedEx位居美國第三大快遞企業,樂天怎么打?樂天不只闖美國,也在闖中國市場。

1.jpg

(樂天采用京東物流無人機配送)

對活在阿里、京東、拼多多世界的中國人來說,樂天也許很陌生,但卻不容忽視。作為全球第四大電商市場的最大電商平臺,樂天在日本擁有的本土會員占日本總人口的91.2%。掌鏈·第一物流網本期《日韓物流觀》特別分析日本樂天的物流。

一、居日本第一,在全球最難啃的零售市場

對曾在日本市場敗得一塌糊涂的家樂福、沃爾瑪、麥德龍來說,也許最能深刻理解“日本是世界上最難啃的零售市場 。日本傳統零售太發達,全球三大便利店企業7-11、羅森、全家都在日本,分屬三井、三菱、勸銀三大財團。

而傳統零售的發達,也讓電商巨頭發愁。作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和第四大電商市場,2020年日本電商銷售首次突破10萬億日元,10.63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612億元)。如此在規模體量上遠小于中美兩國。

2020年日本B2C市場EC轉化率(EC轉化率:指電子商務平臺在所有商業交易(包括實體店和EC)中所占的比例)達到歷史峰值8.08%;同期中國的EC轉化率為44%,市場規模約為37萬億元;美國2020年EC轉化率為18%。全球B2C市場的EC轉化率也達到了16.1%,是日本的2倍。

日本B2C市場(2013-2020)的 EC化率

2.png

雖說日本B2C市場EC化率遠落后于全球平均水平,但總體來講仍是向好趨勢。從2016年到2019年,3間EC化率僅增長不到1%,但從2019年到2020年一年之間增長了1.3%,電商平臺迎來發展的高速增長期。

樂天商城2019-2021財年營收情況

3.png

電商化的發展給樂天商城(Rakuten)也帶來契機。據樂天財報顯示,2021年樂天EC平臺的流通總量突破了5兆億日元,達到了50118億日元(約合2570億元),較2020年增長10.4%,連續三年增長,領跑日本電商市場;第三名是雅虎旗下的Z holdings,2021年營收為1.56萬億日元(約合759億元)。

亞馬遜(日本)2010-2021年銷售額增幅 (單位:美元)

4.png

亞馬遜在中國接連退敗,卻在日本市場開疆拓土。2021年在日的銷售額為2.5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400億元),在日本屈居第二位。由于樂天的營收中還包含旅游及部分非商品類服務,兩個公司的真正的B2C市場份額真實差距要小于財報數據。

亞馬遜日本從2019年到2021年的營收增幅已達44.17%,而樂天的增幅略低于前者為31.58%,這很大一部分原因,來源于亞馬遜在日本“次日達”已成標準,自建物流體系優勢逐漸顯現,給足了樂天壓力。

二、樂天超級物流,建類菜鳥超級物流平臺

樂天商城是與淘寶、美團相類似的開放型電商平臺,從1997年創立的樂天商城,如今面向市場開展了包括金融、通信、旅游、廣告等70余項服務,努力搭建一個樂天生態系統。截止到目前樂天共有47000余家店鋪,5104萬客戶,是日本最大的電商平臺。

商品種類豐富,店主眾多,帶來物流效率提升和成本優化等問題?!安桓淖兾锪髌脚_,就沒有未來的增長。沒有樂天市場的物流平臺,就沒有門店的發展”的理念。樂天為此早在1988年開始搭建物流網絡。

在2013年,樂天收購美國快遞企業Webgistix,隨后收購了FirstMile和IFS360,現在在美國運營著15個倉庫,搭建起一張全美范圍內2日達的寄遞網。并與聯合包裹、聯邦快遞集團快遞公司和敦豪及美國郵政等企業展開合作。

(一)ONE DELIVERY——一站式配送服務

2017年當中國最大的垂直電商京東宣布物流業務獨立化成立京東物流集團后,全球電商巨頭自建物流也開始新的競爭。2018年樂天社長三木谷弘史在東京舉辦的“Rakuten Ichiba”購物者活動“Rakuten EXPO 2018”上宣布了自己的配送網絡“ONE DELIVERY”的概念。并強調“如果我們不這樣做,未來就不會打開?!?/p>

5.jpg

(樂天株式會社社長三木谷弘史)

接下來樂天就在ONE DELIVERY上面投資超過了2000億日元(約合102億元),繼續加強“樂天超級物流”網絡建設。這樣的行動似乎在復制阿里巴巴的物流宏圖——2013年馬云牽頭順豐和通達系快遞宣布成立“中國智能骨干網”項目——菜鳥網絡,宣布未來投入3000億元。

ONE DELIVERY的運營模式是為樂天商城的商家提供一個共用的平臺。商家可將貨物統一轉移至樂天進行統一儲存保管,當訂單下達時,由樂天商城統一出庫,并統一安排樂天EXPRESS(樂天送貨服務平臺),交由第三方運輸公司承運)負責配送作業。這樣做到了即使客戶不是在同一家購買的商品,卻可以享受同樣的物流服務。這種模式更類似此前的菜鳥網絡。

 6.png

(ONE DELIVERY 運營模式)

這樣的運作模式,有幾大好處:

①普通商家借助樂天超級物流的自動化設備出庫,通過樂天超級物流的網絡進行統一運輸。②運營平臺物流效率不斷改善,提升平臺口碑。③減少門店物流作業,避免因物流市場化波動導致的發貨異常。④日本全國大部分范圍可以實現“次日達”。

這得到了樂天平臺商家、客戶的支持。但隨著業務量增加和服務升級,要做更高品質服務,就需要深度控制物流,而不只是搭建一個平臺。在2019年4月25日,亞馬遜就為Prime用戶推出“1日達”(One-Day-Delivery)免費配送,取代此前的“2日達”免費配送。

樂天也在物流方面資產越來越重,如同今日的菜鳥。2018年最開始僅有千葉縣市川市和枚方縣川西市兩個超級物流中心,為滿足不斷增加的需求,樂天又在千葉縣流山市、習志野市和大阪府枚方市、兵庫縣尼崎市設置了四個配有大型配送設施“GLP Nagareyama II”的自動化倉儲物流中心,持續完善自身超級物流網絡。

(二)樂天聯手日本郵政

樂天對物流的執著,不僅僅在ONE DELIVERY的布局,還要搭建社會化數字物流生態圈。2020年樂天與日郵首次合作,簽署了旨在實現可持續物流環境的戰略聯盟基本協議;并于2021年3月21日宣布,雙方將進一步建立資本業務聯盟,在物流、移動和數字化轉型等領域深化合作。

物流合作主要在數據共享、搭建高效的交付系統、構建便捷的接收服務,探索物流數字化轉型。樂天與日本郵政為此各出資1500億日元,并成立了“JP樂天物流株式會社”。

7.jpg

(樂天株式會社社長三木谷弘史和日本郵政株式會社社長馬蘇達·希羅亞)

綜合性物流服務公司“JP樂天物流株式會社”的成立,補充了樂天快遞負責樂天商城最后一英里的配送服務和干線運輸工作。日本郵政作為日本第三大快遞企業,占據日本22.8%的快遞市場,共有23812個營業部,其中包括62個大型樞紐和6個國際物流中心,覆蓋日本全境。此番合作,樂天可以充分利用日本郵政的快遞運輸網絡,共享雙方數據為構建自己的超級物流網絡再進一步。

(三)與第二大快遞佐川急便合作

樂天商城為實現商品全程化跟蹤,2019年與日本第二大快遞企業佐川急便,在產品配送跟蹤信息通知功能的目標產品上展開合作。

借助于佐川急便的物流系統開發團隊,樂天客戶實現了無需主動查看配送狀態即可收到收獲或者重新配送等通知,并在購買商品后掌握配送狀態。

三、追兵不少,日本大電商的物流競爭

除了樂天商城積極與快遞企業展開合作外,其他的電商平臺也沒有歇著。

2021年10月,亞馬遜就內部運輸與雅瑪多展開合作, 向中小企業和其他分銷商提供市場交付服務。

8.png

2020年3月,由孫正義的、日本軟銀旗下雅虎控制的Z Holdings與日本快遞頭部企業雅瑪多進行合作。雅瑪多為“Yahoo! Shopping”和“PayPay Mall”的每個商店提供打包及運輸服務。

2020年,日本第四大電商平臺TOTO TOWN,從雅瑪多提供滿足電子商務用戶多樣化需求的配送產品“EAZY”開始,就與雅瑪多展開緊密合作,為客戶提供更便捷、安全、放心的服務。

(作者:Sweeney)

底圖.jpg

點贊
收藏
漂亮人妻和夫上司出轨
<th id="lj5nv"></th>
<span id="lj5nv"><video id="lj5nv"></video></span>
<th id="lj5nv"><noframes id="lj5nv">
<span id="lj5nv"><video id="lj5nv"></video></span>
<th id="lj5nv"></th>
<th id="lj5nv"></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